主页 > 时时报道 >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胡翼青:学术阅读的境界

编辑:小豹子/2018-07-04 23:22

  编者按:金秋时节,又到迎新!各新闻与传播院校都积极开展了迎接新生的工作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其中,迎新大会上院长、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的迎新致辞及寄语,成为一项重要内容。各新闻与传播院校的迎新致辞及寄语,对青年新闻学子初步了解新闻学和新闻工作、正确掌握新闻学学习方法、蕴育形成新闻理想等,都具有较为重要的影响,也应该是我们新闻教育界值得重视和关注的内容。一篇精彩的迎新致辞及寄语,对学生的正面教育作用,或许并不亚于一堂课上的专业传授。为此,经联络商定,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新闻学与传播学专业委员会新闻学组与人民网传媒频道共同开展“新闻与传播学院迎新致辞及寄语”征稿活动。热烈欢迎各新闻与传播院校领导、老师、毕业生、在校生积极投稿!

  》》》点击查看《“新闻与传播学院迎新致辞及寄语”征稿启事》。

  

  今天要谈的话题与大家未来三年的研究生生活息息相关,所以经过考量之后,我想和大家谈谈关于读书的问题。今天我要讲的内容主要有四个方面,第一,我想与大家谈一谈学术阅读的两种方式;第二,关于工具性阅读的特征及局限;第三,关于素养性阅读的特征与局限;第四,谈谈作为学术阅读的较高境界,怎样才能做到通专相结合的议题。

  在座诸位在大学本科的时候可能也阅读过与学术相关的书籍,但是我在这里要做一个论断。读过一些学术书并不等于学术阅读。 但凡觉得自己读过几本教材或者一两本学术名著就算学术阅读的同学,我个人认为远远达不到学术阅读的要求。

  我们通常把在做研究状态下的阅读分成两种不同的完成方式:

  1素养性阅读

  在我看来,素养性阅读的对象是一些大家有口皆碑的学术书,它的开口非常宽,可能与本专业联系并不紧密。比如在座各位可能从大一开始就因为某种原因痴迷的爱上康德或者海德格尔,然后去阅读他们的著作。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这种阅读方式和我们的生活紧密绾联在一起,而且它们通常是一种泛读和体验。所以大家可以一边听音乐一边喝茶然后去看舒茨的现象学社会学,去感受像芭蕾舞一样的旋律。

  2工具性阅读

  工具性阅读也是我们不可回避,本科和研究生阶段可能都涉及到这样的问题:对于你所要研究的传播学课题,你需要做一些专业文献方面的阅读。这些阅读大部分是在你所研究的领域的前期成果,所以我说这些阅读是专门的,它没有那么开放的视野。总体来说,它是一个精读与泛读相结合的过程。尤其是对于你的研究领域特别重要的几篇文献,一定是要反复去阅读的。

  这就是在研究生的两年或者三年的学习过程中,在大家做论文或者做研究设计时,有可能在图书馆中进行的两种学术阅读的过程。但是我紧接着要对这两种学术阅读进行批判。

  首先我们来看看工具性阅读的特征。工具性阅读向你展示了前人已经做了哪些研究,所以在此基础上可以通过文献综述的方式来形成你思想的起点。

  大家将来进行经验性研究,尤其是进行量化研究时,导师一定会指导大家在前人所研究的上千百篇文献中去寻找我们所说的工具性阅读的对象,并且做出一份详尽的文献综述。但是这种阅读的致命问题在于,它具有很强的目的性,类似于命题作文,可能对个体学术研究的品位产生负面效应。

  这种文献综述的程式化是非常明显的。绝大多数人为完成文献综述,在阅读文献时都囫囵吞枣,对阅读对象很少甄别好坏。如果无法甄别自己研究领域中的文献的好坏差别,那么我个人认为学术生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当你输入关键词进入CNKI进行搜索时,要对不值得付出精力进行评价、阅读和思考的文献提高警惕。当你却花费大量的时间在这些文献上时,只能导致你本人的学术水平越来越低。

  所以大家在向导师讨教问题时,不仅要把文章集成一个总体,还需要导师给一些指导,甄别文献的好坏。在整个研究生过程中,如果不一步一步的提升自己学术阅读方面的品味,那么毕业以后会发现读的东西越多,自己的水平下降的越快。好的内容读多了有利于成长,而差的内容读多了很可能毁了自己的学术前途。

  当然,即使你能了解CNKI什么是好文献,什么是坏文献,这种阅读也未必能提升你的学术能力与品位。因为它们经常缺乏原创和想象力。我们今天依然要回到柏拉图或者亚里士多德的时代,根本原因它们充满着原创的张力,在新的时代不停地给人以新的启发,所以人文社会科学永远是一个亘古常新的学问,我们只有与历史上的伟大心灵完成一以贯之的沟通,我们才能在这条文化血脉上继续做我们当代的学问,否则的话我们的学术生产只能变成速朽的垃圾。

  工具性阅读会把个人的眼光导入一种非常窄小的视野中,可能会获得一时的成功,但却不会丝毫提升个人整体学术品位素养的能力。如果用保罗 利科的话来说,任何一个只读文献的人,很有可能既无法做到在高度语境化的阅读中去思考这段文本在当时的意义,也无法在去语境化的情况下去分析如何这些文本如何穿越时空,惠及后世和未来的思想。所以,这样的阅读个体是悬置于他的研究对象之外的。就像海德格尔说的,研究者必须存在于他的研究对象之中,一个人没有办法研究他无法真正理解和体验的概念。

  可以总结说,工具性阅读是必须的,当我们进入到任何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时,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个研究领域的现状和既有研究,是不行的;但关键问题是如果光了解这些内容,也是不够的,这会极大的损害研究者学术成长的能力和学术的想象力。将来各位未必都会从事学术研究,但学术的品质是一种思维能力和思考方式,它是一种与常人不同的世界观,如果没有这种世界观,就与旁人无异。哪怕不从事学术研究,也要像学者一样去思考当下的世界和自己的生存状况。你可能不需要从事学术研究,但你不能失去对学术的兴趣,也不能失去用学术的眼光思考自己生存境地的状态。

  接下来继续说关于素养性阅读的话题。素养性阅读是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一种非常奢侈的阅读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素养性阅读的开端非常艰难。

  当你真的立志于去做素养性学术研究时,首先要注意到,只有积累了相当的阅读量,才能感觉到成就感,所读的书才会对个体产生影响,通俗地说就是产生化学反应。也就是只有量变才能到达质变。这个的“量”通常需要几百本书,这几百本书未来终将成为你内心的无意识。但在此之前,通常看什么忘什么,无法形成体系性的知识,更与现实发生直接的关联。所以通常很多人坚持不下去。如果没有大量的阅读垫底,会发现素养性阅读是很痛苦的事。只有当素养性阅读与工具性的阅读真正发生了关联,这种阅读才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才能真正做到触类旁通,文如泉涌。

  如果觉得自己做学问很艰难,没有想法,没有问题,那只能抱怨自己读的书太少了。素养性研究的奢侈体现在这种阅读方式没有特别功利性的结果,发生这种化学发应需要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坚持,所以是急不得的,但恰恰是不可缺少的。因此在生活中一旦有闲暇时间时,就应该做一些素养性阅读。

  最后我想说的是如何将这两条路径能够有机的结合起来,这也是我们所认为的一般人做学术阅读的最高境界。让精读和泛读交织,让专业性的阅读和通识性阅读紧密联系在一起,将学科的专门文献和名家大哲的学术书籍发生一种化学反应,这就是我们需要达到的学术的最高境界。要让传播学和所有社会科学的学问发生某种关联,我觉得需要形成以下三种阅读习惯。

  第一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在于阅读时要记住知识是最不重要的,读出研究者的立场和语境是最重要的。我们需要在阅读时思考,在阅读时甄别,在阅读时穷根问底,在阅读时探索别人没有探索过的东西。知识是最不重要的,看书首先要看这本书的逻辑,从什么起点出发,为什么选择这个起点而不是相反的起点,为什么得到这样的终点。在这个因果推论过程中,作者是否存在偏概全或者不当推理,背后的意识形态,社会语境是什么,这些都是我们所说的内行看门道。一个人读书一定就以逻辑学和知识社会的立场观作为自己考量问题的重要的方法论。

  第二种方式

  第二点是,书中大家都能看懂的内容并不重要。看书的意义在于两个,第一个能不能读出这本书的言外之意,就是这段内容作者有自己什么样的深意,这种深意是埋伏在字面意义之下的,第二个是最重要的,读出这本书中作者没有写什么,而不是写了什么,没有写的东西往往可能成为你下一步研究的起点。如果读不出前人内容中的空白,那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一定是前人研究的重复。读书只有读懂了其中的潜台词以及彻底读懂了它的局限性,才是真正的阅读的境界。

  第三种方式

  我要说的第三点是,很多东西需要放在高度语境化的情况下去甄别,才能读出其中的味道。大家要学会在历史的语境中去勾连某些内容,也要结合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来考量问题。如果无法时刻穿越历史,没有强烈的历史维度的思考,那思想是扁平的,我们需要学会在四维的空间中做学术。另外,我们会发现,任何一个做历史的人都会关注当代,因为一切的历史都是当代史。这种时空的维度,在学术研究中无法或缺。如果我们只是关注当下空间中的东西,只是在挖掘空间的数量关系,挖掘在空间中发生的现象,是永远无法找到参照物去阐释这些数据和现象的意义的。这就是我强调在社会科学研究中时间维度的重要性,这也恰恰是定量研究中比较缺失的。只有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来回穿越,才能超越两者的局限性。

  只有做到以上三点,通与专才能在同一个范畴和层面碰撞出火花。如果不是在抽象层面而仅仅是现象层面,通与专是永远不会发生真正关联的。任何的社会科学都是可以通约的,但一定要上升到可以通约的范畴,就不能仅仅停留在现象层面。到了研究生的阶段,有很多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东西交织在一起,但我一直认为,没有理想主义,就不会有未来的现实;而只有脚踏实地面对现实,才会有真正的理想主义。所以这两者在哲学范畴上是可以沟通的,而不是二元对立。读书也必须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的。我希望大家经常能够问自己:我怎样才能够超越前人的研究?或者在看待同一事物时我怎样才能完成超越?但在超越之前,必须带着敬畏与先贤大哲进行基本的沟通和讨论。

  最后我还想强调的是:在研究生阶段的学习,是基于现实和理论积累之上对于未知领域的探索,它没有确定性和标准答案,所以请大家从今天起不要用寻求标准答案、死记硬背的方式去读书。

  谢谢大家!

  胡翼青:

  男,祖籍广西博白,1975年7月3日生于江苏无锡。1993年毕业于江苏省无锡市一中,同年考入南京大学新闻系广告大专。1995年直升入94级新闻学本科学习,1996年9月起担任新闻系学生会主席。1998年本科毕业,获得当年“韬奋新苗奖”一等奖,直升研究生并留系任教。2002年6月提前获得硕士学位并获准师从周晓虹攻读社会学博士,2006年12月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2008年9月-2010年6月,师从黄旦教授在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博士后流动站进行博士后研究。

  现为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助理、教授、硕士生导师,南京大学金陵学院传媒学院副院长,策略传播系主任。目前教学与研究的重点为传播理论、传播思想史,也曾有过业界工作(曾在香港文汇报工作过一年,并在《中华工商时报》等多家媒体实习,发表过近20万字的各种新闻报道)和新闻业务课教学研究的经历。